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养生

永恒废墟 第三百零二章 狂战士(二)

发布时间:2020-01-07 17:15:55

永恒废墟 第三百零二章 狂战士(二)

“万军之主阿迪斯,战争与毁灭的至高主宰,请聆听您的仆人最虔诚的祈求,赐下勇气、力量以及圣光,使您的战士在荣耀之中所向无前,给无信者以恐惧和死亡,使您的荣光遍洒处处高峰之上。”

虽然罗尼斯主教平日里看上去温和可亲,但那绝对是在面对信徒时才有的和蔼神情,而在面对异教徒和无法度化的蛮夷无信者之时,他胸中的怒火和眼中的冷漠也绝不会比里恩国王少太多。

随着他唱祷的声音越来越高昂,他身后的数十牧师以及祭司团也开始一起整齐的唱诵战神阿迪斯的圣名,当祷告的声音陡然拔高到一个无法超越的高度之时,被沉重黑暗所笼罩了的天空突然被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神说,要有光。

数百道巨大的光柱蓦然出现在了天地之间,也几乎是瞬间就将所有的埃拉西亚军队都笼罩在了其中,握剑的手腕变得更加有力,因为拼杀太久而流失的力量也再次充盈。

不仅如此在圣光的照耀下所有的战士铠甲上都包裹了一层金黄色的薄膜,当野蛮人的刀斧利刃再次落到上面时,绝大部分的力量都会被那层圣光所吸收。

在所有牧师和祭司的帮助下罗尼斯主教终于完成了这道堪比禁咒的神术‘祈祷’,而当金色的圣光肆意铺满了整座战场之后,埃拉西亚人最后的进攻号角也就此吹响了。

神圣大天使和幽灵巨兽都已经出击双方再无后手,就连罗尼斯大主教都耗费了所有神辉为军队乞得了最后的力量,剩下来的就是你死我活的白刃肉搏,决定胜负的将不再是统帅的临场指挥和智慧而变成了每一个战士的体力、勇气、行伍之间的配合默契甚至是剑刃和斧头的耐久程度。

虽然人族这一方不善夜战,但此时天空中璀璨的云中城加上阿迪斯降下的光辉再加上那些已经燃烧了一半的照明光球早已将这座修罗场照亮的有如白昼,而与蛮族战士的力量和体质差异也被祈祷的圣光弥补的相差无几。

甚至神圣大天使加入战场后不仅仅是在终极战力上,在士气和军队人数上埃拉西亚人也开始占据了明显的优势,战争若是按照这个进程发展下去,天亮之前野蛮人可能就会遭遇数月以来的第一场溃败。

“你们完了。”

感受着体内越来越充沛甚至快要满溢出来的力量,莫里斯重新找回了战场上的自信,她以骑枪的枪尖指向远处的哈格,用一个低沉但却足够让对方听到的声音说到。

哈格闻言只是眉头皱了皱却并不回应,敌人的变化他当然感受得到,那片圣光中所蕴含的神性他甚至亲身沐浴过,只不过跟他经历过的那位相比,埃拉西亚人所沐浴的神光无疑要弱了很多。

像是蜂蜜跟蜂蜜水的区别。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大意,毕竟长时间的搏杀早就让他的体力到了耗尽的边缘,而刚才一番狂暴的杀戮虽然在埃拉西亚人的心中留下了厚重的阴影,但同时也让他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

现在他已经脱离自己的狼人步阵数百米之远,而指望那些狼人冲破十字军和神圣骑士团的封锁前来接应他显然是不可能的。

握紧了手中的链锤之后他用力的一夹马腹,吃痛之下那匹不知道来自哪个死去骑士的战马就开始朝着野蛮人的军阵迈动了步伐。

十几步之后,地面开始了轻微的颤抖。

他发起了冲锋。

“狂妄!”

当哈格的左手刚刚落在缰绳上时莫里斯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这种情况下非但不投降竟然还想着撕裂包围圈回到己方军队,这不是对她们赤裸裸的蔑视又是什么!

这一声怒喝之后莫里斯立即催动身下坐骑向哈格迎去,而这一次,跟在她身后的是整个神圣骑士团。

胯下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是为了响应这种决死冲锋的气势阵阵血光也从哈格裸露在外的图腾纹路上渗溢出来,与此同时他原本就已经暴涨了一分的身型再次开始生长,噼里啪啦的骨节伸展声如炒黄豆般从他的身上响起,伴随着条条青筋布满了他山丘般隆起的肌肉,两道火焰般炙热燃烧着的红光也出现在他的瞳孔之中。

“这是!?二度狂化!”

彼此越来越近的距离让莫里斯将对手的变化完全收在眼里,相较于人类的斗气水平提升超过十级后会晋升成黄金斗气成为圣剑士或者圣骑士,野蛮人的先祖之力在攀升到一定程度后也同样会觉醒可怕的力量。

这种力量能够在短时间内极大的增加野蛮人的战斗力,视个人体质的不同战力增幅最强的甚至能达到一倍有余,这种人在野蛮人的部落里就被称为狂战士。

然而这种能力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随着战力的提升和战斗时间的增加,狂化后的野蛮人不仅受到的伤害会大幅增加同时也极易因为血脉燃烧过度而失去理智,继而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这也是为什么野蛮人这么多而狂战士如此稀少的原因之一。

也许狂战士在这座战场上还有,但如果不是性命攸关的决死关头一般人也绝不会轻易使用这种能力。

真正让莫里斯感到惊骇的是在刚才的第一轮战斗中她分明已经看见这个野蛮人使用过狂化,二度狂化这种事情就算她从军多年征伐无数都是闻所未闻,而二度狂化后会拥有什么样恐怖的力量则更是无法想象了。

就在莫里斯的脑海里无数个念头重叠冲突间两匹战马却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的接近,而直到哈格扬起了手中的链锤朝着莫里斯的右肩狠狠砸下她依然没有考虑好是闪避还是硬拼。

虽然她身上有着阿迪斯的圣光护佑,但是刚才那一次的接触哈格在她心里留下的悍勇形象确实是太深了。

链锤上的铁刺擦着飘逸的长发轻轻掠过,带走几缕青丝的同时也在莫里斯的右颊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一阵如同被指甲刮过的火辣辣的感觉从右脸传递到了莫里斯的脑海,让她微微恼怒的同时心下却是一松。

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闪避,但同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猛然转身大喊:“不要跟他硬拼!”

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浑身披甲的战马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将哈格带入了神圣骑士团组成的防线中,一道汹涌的血气包裹在链锤的顶端狂挥猛砸,金铁交鸣声响起的瞬间必然有一个神圣骑士惨叫着从马上坠落,虽然每一击不一定会致命,但骨断胫折重伤吐血却是在所难免的。

其实莫里斯若是不叫那一声还好,她这么一叫原本已经组成铁墙将哈格死死拦在前方的神圣骑士们心里一下子都没了底,进攻防御退守配合间一时竟然出现了些微的空档,再经哈格如同一只蛮牛般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最后竟是被他生生从密不透风的包围圈中撕裂出了一条口子。

然而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使哈格逃出生天,毕竟神圣骑士团的人数太多了,而且个人战力至少都是六级以上,就算哈格再勇猛也没办法像对付普通士兵那样砍菜切瓜般的一锤一个,只要后队的骑士将他稍微阻拦一瞬间,前队的骑士立刻就能调转马头将他再次围拢在铜墙铁壁之中,届时他就真的是插翅难逃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仅将所有人都震撼在了当场,甚至有三分之一的人被彻底颠覆了对野蛮人的印象,从而在心底留下了永世无法抹灭的阴影。

就在那个野蛮人胯下的战马因为惯性耗尽而速度渐止,眼看着他就要再度陷入重重包围被乱刃加身而死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火球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魔法师!

这是所有人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可当他们将这个念头往更深处延展的时候,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慌感就瞬间占据了哈格身边每一个骑士的内心。

这绝不仅仅是因为如此近距离承受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爆裂火球可能会带来直接的死亡所产生的那种恐惧,就算是神圣骑士团里预备役的新兵也早已有了可以随时为国王陛下以及战神阿迪斯献出生命的觉悟,更别说他们这些久经沙场的真正骑士。

真正让他们感到恐慌甚至是荒诞的是这个野蛮人施法的方式,要知道爆裂火球是三级魔法,就算是六级的魔法师也不可能不用任何咒语一挥手就能够使用出来,这也就意味着面前的这个野蛮人不但是个十级的狂战士,同时还是一个拥有七级以上施法能力的魔法师。

这个发现让他面前的那些骑士们觉得自己这些年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野蛮人不善魔法这难道不是整个大陆的共识吗?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没什么,最多付出一两个同伴的生命为代价这个野蛮人同样逃脱不了被砍成肉泥的结局。

然而让所有人都惊骇不已的是当那个火球呼啸着撞进人群然后猛烈的炸开之后,第二个火球也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那个野蛮人手里。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一直到第五个火球也在人群里炸开哈格的周围出现了一片直径近二十米的真空地带之后,一阵晦涩难懂的音节突然又在他的唇齿间碰撞出来。

“快阻止他!!!”

起码愣神了有三秒钟的功夫莫里斯才从那种完全颠覆了她理解能力的惊愕之中回转过来,也意识到那个野蛮人现在正在念诵魔法咒语。

不管他想要做什么莫里斯知道都不能让他完成下去了,刚刚那五个不需要念咒的爆裂火球都让她付出了十几个同袍的代价,这道如此慎重念诵咒语的法术说是禁咒她都会相信。

然而,来不及了。

当神圣骑士们被莫里斯那一声怒喝唤醒而想要冲向哈格阻止他念咒的时候,一层水蓝色的魔法光芒已经从他的脚底升起并且迅速包裹了他的全身,就在数百双眼睛包含着仇恨惊恐不解迷茫的注视中哈格的身体渐渐在众人面前化为虚无。

在最后向着莫里斯的方向咧开一嘴白牙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之后,野蛮人的身体彻底在场中化作了一片蓝色的泡影。

这根本不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魔法,而是水系魔法中的中级法术‘瞬间移动’,之所以需要念咒语不过是因为那个野蛮人不擅长水系魔法而已。

这个野蛮人,竟然,跑了???

只是当莫里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哈格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数百米开外的狼人步阵当中了。

“吼!”

两头幽灵巨兽陡然出现在了神圣骑士团的右侧,血光闪动的獠牙和利爪挟带着刺鼻的腥臭气息向他们扑了过来。

……

长春华山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温树勤
滨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绍兴牛皮癣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