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育儿

瞳宰天下 第二百二十章 金缚束术

发布时间:2020-01-08 03:05:28

瞳宰天下 第二百二十章 金缚束术

呱!

听到小青的声音,紫金冰蟾似乎知道厉害,又是一道音波发出,然后紧跟着另一道。『≤,

一道接着一道,类似于某种奇怪的音律。

秦锋只觉得脑中嗡地一下,瞬间失去了知觉。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神奇的世界之中。

那是一个透明的立方体结界,里面灌满了清水,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族箱。

通过如玻璃一般透明的结界壁垒,可以看到四只巨大无比的蛙神。

蛙神坐于宝台之上,右手持剑,脑后有一团团烈火吞吐,宛如神佛。

蛙神左手伸出,掌心内画有奇怪的符咒。

符咒在蛙神口中不绝地叨念之下,散发出棕色封印之光,维持着结界的运转。

秦锋立于水中,一动也无法动弹,就连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显然,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窒息而死。

咕嘟嘟!

秦锋大口大口喝着结界中的水,储存在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大量水流重灌入七窍之内,使得秦锋有一种马上就要窒息的感觉。

妈的!

百万年的神兽,在你眼中还不够你塞牙缝儿的,我看是我不够他塞牙缝儿的吧?!当时脑袋真是让驴给踢了,怎么就相信了她的话!

秦锋心底一阵痛骂。

然而,就在这时,小青的声音在他脑中忽然想起:“金缚束术?!看来你这蠢物倒是在蛮气喷涌口得到不少好处!不过,跟我玩幻术,你还嫩了点儿......”

嗡!

小青的话音刚落。秦锋双眼瞬时恢复清明,再看时。自己已经回到了琳琅天。

地上,一只全身紫金色的蟾蜍伏在地上。双瞳之中弥漫着令人眼晕的桃红色气体,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

下一刻,一道匹练从秦锋咻地飞出,只一卷,紫金冰蟾,消失不见。

嘭!

紫金冰蟾一消失,滚滚蛮气井喷般从黑洞口喷了出来,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然后。透过窗棂和门缝,潮水般向外涌去。

琳琅天外,屋顶开满了野花,篱笆上的藤蔓开始疯长。篱笆墙外,草地无边无际地温柔蔓延,离离的野花一直烧到天边。

此时,夕阳西下,正如秦锋当时所幻想的那样。

青草、藤蔓、草舍,一副美到极致的田园画面。

天地。在这一刻,由荒芜重归于自然。

“咦?!”

萧清璐刚好打饭回来,见到眼前如诗如画的景象,不由得久久愣在原地。

秦锋走出柴门。看向她的来路,嘴角仍旧挂着他那标志性的治愈系微笑。

那一刻,时间定格成画面。

萧清璐怦然心动。

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如果是梦,能够永远不醒。那该有多好啊!

不过,现实毕竟是现实。

很快。一声暴喝,就将萧清璐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嗨!

萧清璐回过头去,只见一道黄影,正以一种几乎可以模糊视线的速度飞速而来。穿过她的身旁,直奔秦锋而去。

“你他妈作死吗?!弄得臭气熏天的,还让不让人好好修炼了?!”

黄影在秦锋面前停了下来,指着远处山顶的一座高档区宿舍,冲着秦锋吼道。

秦锋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少年。

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眼睛小成一条缝,但却精光四射,炯炯有神。身着青天武府黄宙院院服,想来和他一样,是今年新来的新生吧!

“臭吗?!”秦锋反问道:烤海醋咸鱼的味道是臭了点,不过,也不至于飘到你屋里去吧?!

“废话!”少年怒道:“老子连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

“你知道老子这两天每顿饭花了多少学分吗?!就这么吐出来了,那可是营养啊!”

“你赔!”

“我赔?!”秦锋笑了笑,道:“东西是你自己吐的,你要是看着可惜,你大可以在吃回去。”

“什么?!”少年被秦锋这一句话气得是满脸通红,青筋暴露:“你再说一遍?!”

“好话不说二遍!”秦锋淡淡地道,转身走进院内。

“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这么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少年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动手。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是谁?!”秦锋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问了这么一句。

只搞得少年抬得老高的拳头滞在半空,硬是放不下来。喉咙紧锁着的肌肉让他半天才吐出一个字:

“你.........”险些让秦锋这意外的举动给憋死。

“你倒是说啊!我也想知道知道,我刚搬来这里,到底是谁第一个上门来找我的晦气!”秦锋淡淡地道。

“石林天!”少年双手抱怀,得意地说道。

“石林天?!”秦锋摇了摇头,道:

“没听过。”

“没听过?!你连我的名字都没听过?!你到底是不是黄宙院的新生?!”石林天问道。

显然不太相信,在黄宙院新生圈儿里,自己的大名居然还有人不知道。

“你说呢?!”秦锋双手一摊。

院服就在我身上穿着,你自己又不是没长眼睛,不会看吗?!

“我,石林天,五重瞳力境中期小巅峰,基础学分八百万,新生排名第三,京都三杰,你不知道我?!”石林天道。

秦锋嘴角一撇,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好,小子,你有种,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爷爷我到底是谁?!不过。你爷爷我从来不跟无名无姓的人交手,报上你的名来。看看值不值得爷爷我动手?!”石林天道。

“秦锋!”秦锋道。

“什么?!秦锋,你就是那个新生排名倒数第一的秦锋?!”石林天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在他看来土里土气的少年。

他怎么也不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排名垫底的新生,会出现在高档住宿区。

不是说他只有三千六百一十学分吗?!他哪来的学分住在这里?!

秦锋上前一步,淡淡地道:“没错,我就是秦锋!”

“哈哈.......”石林天大笑:“我当时谁呢?!怎么大口气,连我都不认识!原来是倒数第一的水状元啊!真是久仰大名呢!”

“客气!”秦锋道。

“你现在知道你犯什么错了吗?!”知道了秦锋的底细,石林天的自信心瞬时间就膨胀了起来。

南仓省,一个小小的五重瞳力境初期,以五重瞳力境中期的我。伸根这头就能捏死他!

今天这股气,他有地方撒了。

“怎么,不认识你也是罪吗?!”秦锋问道。

“别人好说,你是个例外!”石林天道。

“哦?!”秦锋问。

“一个排名垫底的你,又如何知道高高在上的我?!”

“不过,你一来弄得这里臭气熏天,耽误了我的修行,让我这两天的饭白吃了。所以,我这两天的饭费你要赔给我。”

“二。你不认识我,就是对我的侮辱,所以,这份名誉损失费你也要赔给我。”

“两项加起来。让我算算.......”石林天仰着头想了想,道。

“这样吧,初次见面。我就给你打个九折,你就掏一百万吧!否则的话。我就拆了这个破院子。”

话说,这里前一天还是一片荒地。今天怎么就成世外桃源了?!

蹊跷!

不过,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比我现在的地方好多了。

一百万学分,我晾他也拿出来,到时候我就用我五重瞳力境中期的强横实力,将他赶走。

这个地方,爷占了!

“一百万?!”秦锋撇了撇嘴:“没有!”

“呵呵......”石林天笑了笑:果然不出我所料。

“这样吧,咱们都是新生,我也不为难你。既然你拿不出来,可以先欠着。”

“不过,这个地方你就别住了,我.......”

嗖!

石林天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赫然见到一只修长而白皙的大手横空拍出,直奔自己赖以生存的脸颊而来。

咦?!

石林天一声惊疑,作为青天武府黄宙院新生第三。在十分之一个刹那,他反应了过来。

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小样儿,给你脸你不要!

一个倒数第一也敢我正数第三叫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现在我就让知道知道,五重瞳力境初期和五重瞳力境中期,虽然只有一个等级之差,但是这其中差距到底有多大!

然后,在千分之一个刹那,他大脚一跺,身材节节拔高,肌肉膨胀,双瞳之中一头苍天巨兽显现了出来。

那兽其状如马,羊身人面,目在腋下,虎齿人爪。

吼!

其音如婴儿。

二级灵兽。

狍鸮。

原本古铜色的肌肤变成细密的青绿色,手臂大如马腿,犹有万钧之力。

吼!

又是一声婴儿啼哭般的吼叫。

石林天右手伸出,只拿秦锋那张修长而白皙的大手。

小样儿,看爷爷抓住你的手,不将你的手腕掰下来,我就不是京都三杰。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石林天的巨手,马上就要握住秦锋的手腕的时候。

万分之一个刹那。

秦锋那双白皙而又修长的大手陡然加速,一个冷如冰霜的字从他齿间清晰地吐了出来,宛如雷震:“滚!”

啪!

于此同时,一个响亮得犹如钟鸣一般的声音,从秦锋的手掌和石林天干净洁白的脸庞交界处同时发出。

紧跟着,石林天硕大的身躯犹如弹射出去一般,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两只硕大的脚印,以及随之而溅起的尘土,证明着他曾经的存在。

京都三杰?!

屁!未完待续。。

东昌府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夏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浙江好的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
咸宁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