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健康

当代天师 89章 拒收徒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3:10

当代天师 89章 拒收徒

陈自默落在后面,一脸的困惑和凝重。

昨天晚上,父亲告诉他,不让白启林再教他习武了。而刚才,白启林神色间的变化,他看得清清楚楚——白启林主动开口对陈金说的那番话,听起来像是闲聊玩笑,但分明是,在解释!而且,他的神情变化充分地显示出,他刚才紧张,害怕了!

陈自默知道,自己的父亲虽然瘸,其个人战斗力却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但对上白启林,十个陈瘸子也不够白启林热身的!

这就奇怪了。

白启林,是在武学上有了大家之势的强者!

为什么会害怕,一个瘸子?

这其中,不可能与金钱收入有关,那么,到底有何玄机?会不会,和父亲那未知的,或者压根儿连他自己都不明确有,还是没有的超能力,有什么关联?

陈自默困惑不解,却又不好去问两者中的任何一人。

早饭时,陈自默如昨晚那般,吃得索然无味,饭桌上,安安静静的。

陈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又深知儿子聪慧且心性早熟想法颇多,所以在饭后,他私下对白启林说:“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兄弟,虽然有些时候,在某件事情上做出决定时,态度会强硬些,但从未把你当作随意使唤的手下,而是兄弟!”

他的话未说完,白启林笑了笑说道:“你我是兄弟,还说那么多客套话干什么?你是兄长,而且心思缜密,有什么决定,我这个做兄弟的理所当然听你吩咐。再说了,我这个人除了能做点儿莽夫该干的事情之外,就只剩下习武了,也没有其它嗜好。而且我脑子太笨,更懒得去琢磨阴谋、勾心斗角之类的,凡事听你的,我省心。”

“启林啊。”陈金有些感慨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前的承诺和约定,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在意的。”

“大丈夫,一诺千金。”白启林笑道。

陈金扭头神情复杂地看着白启林。

白启林面带微笑地着看着他,神色从容,平静。

“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多疑……”陈金长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这么多年见识过那么多人和事,哪怕是,也有赌输且输得很惨的时候,但大多情况下,几乎一帆风顺,亦或是有惊无险,又何必谨慎多疑?道理我都明白,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就连我最信任的,也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你,有时候我也会警惕。”

“我从未怀疑过你的任何决定,也不担心你会对我有恶意,更不在意你时而因为谨慎小翼,所以对我有所戒备。”白启林仍旧是那副无所谓的,却更显忠诚的神态,笑道:“当然,对你一诺千金,我也有出于个人私心的考虑。”

“嗯?”

“跟着你,我可以专心习武,不费脑筋考虑生计,否则,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陈金想了想,温和地说道:“以后有机会,你和自默谈谈咱们之间,以往的事情吧。”

“这,有什么好说的?”白启林为难道:“我可没有和孩子们去谈及过往的兴趣,而且,挺难堪的。”

“我说,他不信。”

“唔……”

……

陈金和白启林在后院堂屋里闲聊时,陈自默正在前院的书房里做作业——昨天刘超和他约好,说今天上午会来家里。所以,陈自默就在前院的书房里等着刘超来。

后院的是书房,是除了他之外,不希望任何人进入的禁地。

还没到八点钟,影壁墙那边的街门口,就传来了刘超的声音:“自默,自默在家不?”

“在呢。”陈自默赶紧往外走。

街门是开着的,刘超已然走进来绕过影壁墙,站在了院内的花池旁。

“来来,快进屋坐。”陈自默客气的迎着刘超进了书房,一边说道:“稍等,给你沏杯茶去……”

“不用不用。”刘超是个直性子的人,不会动心心计说话弯弯绕,他坐到椅子上开门见山地说道:“自默,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想,想拜你家那位白叔为师,跟他习武。”

“拜师?”陈自默愣了下,道:“你家传的武术,何必再拜白叔为师?”

刘超怔了下,疑惑道:“自默,你有没有拜他为师?”

“没有啊……”

“你没学过武术?”

“以前和我干爷爷学过太极拳,每天早起都会打两套,这些年没断过。”陈自默也故作疑惑表情,继而略显遗憾地说道:“白叔他说,我资质不够,所以不肯教我习武。”

“唔,坚持不懈打太极拳,倒也能强身健体,敏捷四肢。”刘超流露出同情之色,劝慰了一句,继而撇撇嘴说道:“不过,看来你是真不懂武术啊,我跟你说实话,就算是昨天没有看到你白叔打那十几个混混的威风,我走在大街上遇到他,也能看出来他是高手中的高手,这可不是谁能装出来的……那,你看过武侠小说么?”

陈自默摇摇头。

刘超露出鄙夷的神色,继而认真地说道:“你白叔他,走路脚不沾尘,那是内力雄厚外溢的表现。这样的高手,我爷爷都没遇到过,也仅仅只是听说过,以前老爷子在世时给我们讲,全家都没人信,只当是传说嘛,怎么可能?但昨天我看到你白叔时,就完全信了,这世上,真有能把内力练就到外溢境界的高手啊。”

“哦……”陈自默仿若了悟般点了点头,神色间犹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遇到这样的高人,我无论如何不能错过拜师的机会,不然的话,我这一辈子都活不安省!”刘超神态坚定,继而恳求道:“自默,你可得帮我这个忙啊。”

陈自默尴尬道:“我,倒是能介绍你和白叔认识,可他收不收你做徒弟,我可就帮不上忙了。”

“行,只要带我去见他就行。”刘超兴奋道。

“那走吧。”陈自默起身。

“嗯?去哪儿?”刘超赶紧起身,愈发兴奋激动,双手使劲搓着:“自默你真够意思!”

陈自默哭笑不得:“他就在我家住!”

“啊?那其不是关系更熟了?”刘超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喜不自禁的模样,好似这次拜师真的就成了似的,他屁颠颠跟在陈自默的身后,神色间,又禁不住生出了些许的紧张——这可是得见传说中的顶尖武学高手,必须得抓住机会!

来到后院,正好遇到从堂屋出来的陈金和白启林。

远远的,刘超就激动得浑身颤栗——那二位,一个是偶像级的人物,想当年在整个燕南地区的道上,可谓一手遮天的陈瘸子,至今看起来仍旧气势迫人,威风不减;另一位,则是习武达到了传说中的境界“脚不沾尘”的顶尖高手。

“陈叔你好,白叔你好……我是滏渠村八极拳老刘家的刘超!”刘超刻意踏步上前,抱拳躬身行礼,江湖架势摆得规规整整。

“唔,这还是玩儿江湖路子啊!”

“你好你好,哈哈……”

陈金和白启林笑呵呵的拱手,他们记得这孩子——昨天下午陈自默放学从学校里出来时,刘超就在他身旁。当时白启林在车内看到,就对陈金说起,这孩子武术底子不错。

陈自默略显尴尬,在当前的农村,一些礼貌淡漠显得过于讲究的言行举止,往往会被人视作做作,更不要说,刘超这般拱手问好行礼了。

“白叔,这是我同学刘超,他想拜您为师习武……”陈自默直接了当地说道

白启林和陈金一愣,还没等二人缓过味儿来,刘超已然大踏出一步,单膝下跪道:“师父在上,请受……”话未说完,膝盖也未跪下,后知后觉却丝毫没有晚上半秒钟的白启林,已然右腿如电般抬起,一脚轻轻挡在了刘超即将跪下的右膝下方,同时单手托住了刘超抱拳的双手,往起轻轻一抬,右脚也微微用力。

其手脚上的力道,极为精妙,恰到好处地让刘超不由自主地稳稳当当站直了身躯。

多一分力道,刘超会后仰踉跄过去;

少一分力道,刘超就真的跪下去了。

白启林微笑看着神色有些局促不安,满是困惑的刘超,淡淡地说道:“小伙子,你这是强人所难啊。”

“我,我不是……我是真心的!”刘超神情焦虑地诚恳说道。

“你天赋不错,但很抱歉,我从来不收徒。”白启林笑着松开手,旋即拍了拍刘超的肩膀,道:“更何况,你出身武学世家,拜他人做师父,那可是大忌啊,好了,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你和自默是同学,是朋友,我看好你这个晚辈。”

刘超愣住了,心直口快但委实没那么多心机的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自默,我们要走了,好好招待你的朋友。”陈金淡淡地说道,一边和蔼地抬手抚摸了一下刘超的头顶,道:“八极拳老刘家,嗯,我记得还有点儿交情,刘钦武是你的长辈吧?好孩子,不愧是老刘家的子弟,有情义,有担当!”

言罢,陈金迈步从两个孩子旁边走了过去。

白启林微笑着跟上陈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