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旅游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七十章 夜谈

发布时间:2020-01-07 19:01:02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七十章 夜谈

源随筠发力扯了扯被子,将自己卷紧。

然后宫竹心猛地打了个喷嚏。

源随筠转过头,发现对方大半个身躯都露在被子外头,这才想起好朋友体质虚寒,连忙将锦被让过去。

“我睡地上吧。”源随筠苦恼道:“房里也不是太冷。”

言毕穿上外套,自己躺到床下去。

作为冥竹谷的世子,源随筠从小就喜欢把最好的东西抓到手里,无论是美食、玩具、衣服,还是服侍自己的漂亮婢女——哪怕对于男女之事他还基本不懂。

小时候亲弟弟和他一起睡,他便为了争被子将弟弟打哭。

所以哪怕是和最好的朋友睡在一起,也会下意识地将被子都卷到自己身上。

宫竹心无奈地看他一眼,接受了对方的决定。

“小重。”宫竹心突然道:“你是真吃醋了?”

“小纲你也不是一样,只是没我明显罢了。”源随筠答道:“香香姐那样的大美人儿,谁能不喜欢。”

源义重,字随筠,宫广纲,字竹心,所以两人互相唤作小重和小纲。

“是啊。”宫竹心叹了一声:“可我是宇都宫直系唯一的血脉了……”

源随筠深以为然地道:“对,你肯定是不能入赘的,还是听我爹的话,娶了我那个姐姐吧。她虽然脾气有点急,长得却还不错。”

宫竹心道:“我自己没脾气,性格什么的倒也不在乎,不过呢……”

他陡然露出一丝玩味的微笑:“你姐是平胸啊。”

没有因为抢被子而和宫竹心打起来的源随筠听到这句话,如同箭一样窜上床去,和宫竹心扭打一气。

好一会两人才分开,宫竹心脸上发汗,气喘吁吁。

源随筠却是知道宫竹心说得本来就是真心话,和盛醉香波澜起伏的身材比起来,自己那老姐简直可以当搓衣板用。

他狠狠地剜了宫竹心一眼,却是再次滚到了床下边。

“对于那两个小子。小纲怎么看?”源随筠问道:“说起来,香香姐竟然对姓苏的没什么兴趣。”

“姓苏的该是只兔子吧,估摸着喜欢姓吴的。”宫竹心调匀气息,答道:“所以对香香姐不太有好脸色。香香姐也不是那种热脸贴冷板凳的人。”

“李家小子是独苗,终身大事可不由他自己决定。至于那吴锋一看就傲气得紧,不管是入赘还是被逆推都不会接受吧。”宫竹心笑起来:“小重你放心好了。”

源随筠点头:“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对于芦名今后的方向……”

宫竹心将手伸到床下,捂住了源随筠的嘴,然后弹指飞出几道符箓。隔绝了声音,才神情慎重道:“以后说话经过脑子!你可一点都不像你那老谋深算的爹。声音都没封住,怎么能说这个。”

源随筠向上摊开双手:“好吧,我忘了。看起来,芦名攻打雪岭十馆是一定的了。”

宫竹心道:“是啊,一旦芦名攻灭了雪岭十馆,就该将势力探入建州,与冥竹谷正式接壤了。”

“我的确担心这点,没有永远的朋友。”源随筠叹息一声。

宫竹心平静道:“开战不会那么快的。别忘了,灭掉雪岭十馆之后。芦名教与冀辽之地的北燕也接壤了。”

源随筠问道:“小纲你的意思是……”

宫竹心微笑:“第一妖女和第一仙子之间,一定要决一个胜负。香香姐对于尚清影可是很有执念呢。”

源随筠道:“你是说,不用担心芦名对冥竹谷动手?”

宫竹心在枕头上晃了晃头:“哪怕攻灭了雪岭十馆,与北燕的接壤边界长度也很有限,不利于进攻。当香香姐意识到用兵不便的时候,也许就会考虑侵占冥竹谷的土地……如果要杜绝这种可能性,有三个办法。”

“说罢。”源随筠道:“别卖关子。”

宫竹心眼神聚焦在屋梁上:“其一,是让你爹把你嫁到芦名去当倒插门女婿,改立你弟弟当继承人。这样芦名和冥竹谷的利益就完全绑在了一起。”

“对于香香姐来说,有冥竹谷的少爷入赘。对于芦名教的声望有极大的帮助,只要用一些正确的手段,她不会拒绝这样的联姻。何况,你勉强也符合她的那个可爱男孩子的标准。”

“呸……什么馊主意。让我那个比猪还蠢的弟弟当冥竹谷继承人。亏你想得出来。”源随筠怒骂道。

宫竹心无奈:“我不是怕你相思成疾,想成人之美吗?不然的话,第二个办法就是让你弟弟去入赘,不过你弟弟那么傻,她看上的可能性得小得多了。”

“更糟糕。”源随筠哼道:“我可以得不到,但怎么能便宜小久那个猪头?他只配一辈子给我做苦力。”

“那么……”宫竹心缓了缓:“就只剩下第三个办法了——趁芦名还没和北燕开战。冥竹谷先和北燕结盟。同时结盟两强,周旋其间,令双方保持均势,冥竹谷才有机会消化周遭的小势力,以及内部不稳定的豪族。不然在两强压力之中,将毫无扩张空间。”

“不过这样做的话,香香姐可就再也不会对咱们这么温柔了。盟约只剩下利益,不会再有其他。至于尚清影,那可是出名的生人勿近,你如果想要占便宜该是天方夜谭。”

源随筠的目光一亮,却又随即黯然。

他明白宫竹心提供的是最好的策略,但他所说的后果也必定发生。

他们这些出身名门的少年,早已看透人情不过是利益的温情伪装。但当残酷的现实逐渐迫近的时候,仍会为世事而感到无奈。

“我会和老爹说的。”源随筠叹息一声,又笑起来:“趁着还没有剑拔弩张,我是不是该找机会揩几次油?不然真亏了呢。”

“不怕揍就去吧。”宫竹心道:“我支持你。”

又道:“就说是你自己想的,别提到我。我欠休昭大叔的,替他出谋划策也算是小小回报了。”

源休昭嘻嘻一笑:“明白。”

宫竹心仰头望着房梁,思绪飘荡。

他只有几岁的时候,智勇双全的父亲在一场稳居上风的战斗中却被敌方的刺客以冷箭射中,不幸殒命。

随后宇都宫领内便陷入了大乱,四大护法中的蓝衣护法夺取了主城。各地豪族纷纷割据。

他得到紫衣护法的庇护,但亦不能返回本城。

冥竹谷主源休昭本是他父亲的宿敌之一,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声称不忍见最出色对手的遗孤被奸人所欺。遂出兵攻入宇都宫领内。与紫衣护法一同击走蓝衣护法,夺回宇都宫主城,平定压服各方豪族,并且阻遏住宇都宫周边几个试图趁火打劫之势力的攻势。

家臣建议源休昭借机灭掉宇都宫,至少也要侵占宇都宫的部分领地。却被源休昭断然拒绝,寸土不取。

源休昭委派紫衣护法作为宫竹心的监护人,并通过谈判,令蓝衣护法亦为自己夺取主城的行为而引咎辞职,让位于其子。

时人皆以源休昭为一代君子。

宫竹心曾经也这样认为,并对“休昭大叔”感激涕零。

但当十五岁的他仍旧不能亲政的时候,他就意识到问题了。

源休昭实在是老奸巨猾。

宇都宫和冥竹谷实力相近,他绝不可能一口气吃掉。如果打着大义的旗号却侵占别人家的土地,虽得小利,却要被当作趁火打劫的伪君子。

他任命紫衣护法作宫竹心的监护人。正是为了架空宫竹心。之所以不惩治蓝衣护法,只逼其辞职让给儿子了事,源休昭的解释是蓝衣护法的家族势力太大,久战兵疲,攻城不易,不如息事宁人。但真相却是害怕紫衣护法因此坐大,所以留着蓝衣护法进行牵制。

而源休昭就能以宇都宫一派恩人的身份,不断向宇都宫提出借兵的要求,以平定冥竹谷领内的豪族,或者攻伐周边的小势力。而宇都宫亦不可能拒绝,还须得自负粮饷。

这样一来,源休昭不但取得了实利,还获得君子之名。两全其美。

而他屡次提出要将女儿嫁给宫竹心,自然也是明白随着宫竹心长大,必然得让他亲政,在此之前须得将宫竹心牢牢绑在冥竹谷的战车之上。

但纵使如此,宫竹心的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怨恨。

哪怕他须得装作一个平庸的少年,不敢令源休昭发现自己有着胜过父亲的智谋。

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源休昭的儿子源随筠,这位一向骄纵恣肆的小少爷,却是真真正正地把他当作生死以之的好兄弟。

他知道自己天生九阴绝脉,很可能活不过四十岁,而糟糕的身体也令他哪怕亲政,也不易整合复杂的家中局势。

然而源休昭却必定死得比他还早得多。这冥竹谷的一代英主,却因为亲涉险地刺杀强敌而身中剧毒,排毒的过程中又走火入魔,留下隐疾,虽然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实际上却只剩下十年左右的寿算。

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冥竹谷将完全被他的好兄弟所掌握。

“小重。”宫竹心突然道:“我在想,如果你能取得天下的话……”

他愿意用一生时间来辅佐这位好友,作为隐形的智囊站在他的身后。只要冥竹谷强盛,宇都宫的情况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太遥远了。”源随筠道:“不过你肯帮我的话,我还真有几分信心。”

“那么,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宫竹心露出与他平时柔美形象完全不同的诡异笑容:“不如把第一仙子和第一妖女都抓来当老婆?这个级别的美人,大概是年纪再大也不会老的。”

“哈哈哈哈……”源随筠突然长笑了起来:“是个好主意,不过我只要香香姐就够了,尚清影留给你吧。”

两人相看大笑。

他们对男女之事不过是半懂而已,这玩笑般的建议当中其实并没有什么猥亵的成分。

只是承载着两个青涩少年对于天下的幻想罢了。(未完待续。)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看病好不好
成医附院电话号码
中药治疗卵巢早衰
合肥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汕头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