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历史

武极神王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黑暗死光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6:44

武极神王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黑暗死光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隆隆……”

铺天盖地的黑暗冲击波从中绽爆,如席卷八方的凛冽风暴。

天地变色,笼罩在浓郁的暗影之中。

山崩地裂,一座蔓延数十里的巨大天坑迅速成型。

毁天灭地的破坏力瞬间令下方大范围的区域变的寸草不生。

圣王境之威,大强如斯!

年轻男子仍旧是一脸淡漠的看着下方那崩裂混乱的地区,情绪上未见太大的波动。

似乎在他看来,其杀死的就是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

翻手间即可令其飞灰湮灭。

而,就在这时,男子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明显泛起一丝讶异。

“呵,有趣!”

“呼……”

混乱的气流掺杂着尘沙乱天吹过,如雾散去的气浪中,一道气息渐弱的身影随之变的清晰明朗。

如若被陨石碎片轰出的天坑内,楚痕面色彰显苍白,身形略显狼狈,嘴角有着丝丝鲜血溢出。

此刻,其只觉体内翻腾的气血不断冲击着五脏六腑。

即便如此,楚痕的眼神依旧深冷的犹如黑夜中的星芒,没有丝毫的退却之意,没有半点惧色。

两人一个凌傲于空,一个置身于地。

尽管楚痕的气势遭遇了极大的镇压,其身杆仍然直挺。

“不得不承认,你倒是比薛寒那废物要强上一点……”

年轻男子嘴角轻扬,眸中涌动着几许玩味。

“已经很久没人能接我第三招了。”

隐晦但却惊人的黑暗气息从年轻男子的体内不断溢出,其身外泛起一道道幽暗的气旋光纹。

其一边淡声轻述,微抬萦绕着斑驳气旋的右手。

“嗡……”

漫天飞舞的黑色气纹如若交汇花瓣相互融合汇入男子的手中,随着一抹颤抖的轻吟,一道黑色的铁链惊现于其掌心。

摇曳的黑色炎光的细长铁链仿佛那死神持握的勾魂之物。

其眼中一闪冷芒,手腕一动。

“哗啦……”

一阵强烈的力量抖动声势,黑色铁链疾速破风而下,犹若一条细长的龙蛇卷起凛冽之气朝着下方的楚痕斜贯而去。

黑色铁链来势汹汹,攻势尤为迅猛凌厉。

且不断的延长增加。

楚痕目光一沉,立即撤身跃开。

“砰!”

铁链就像一道射线光束般深深的扎入楚痕前一秒所在的地底之中。

天坑之中再出陷坑。

无数乱石从中炸起。

“咦,又让你躲过了?”年轻男子微挑的嘴角泛着几许不屑,接着自问自答,“怎么可能……”

“嗵!”

话音落下的同时,以楚痕为中心,四周的地面接连爆裂绽开,一道接一道散发着黑暗气息的森冷铁链横七竖八的飞窜而出,好似复杂的封印大阵,即刻将楚痕围困于中央区域。

气势凛然的铁链如横江铁索,纵横交错。

置身于中央位置的楚痕面色微变,眉宇间涌动着诸多凝重之意。

“嗡哗!”

紧接着,每一道铁链都散发出浓郁的黑暗光芒,一股巨大的无形压迫力从周边的各个角度汹涌而来。

悬立于半空中的楚痕身形即刻牢牢的停顿在原地。

下意识的侧身低头一看,只见自身的身外已然缠绕着一条条呈影状的虚幻铁链。

无声无息。

深陷封印的泥潭之中。

……

“嗤嗤!”

楚痕体内的真元力飞速运转,焚寂妖炎和玄刹神雷融合的紫色雷电迅速的窜出身外。

绚丽的紫电雷光就像一团即将绽放的莲花,缠绕着楚痕身外的黑色铁链急剧的收紧。

年轻男子凌傲于空,淡漠的目光就像是看待笼中的猎物。

“尔为鱼肉,挣扎无用……”

“嗡!”

奇异的空间律动扩散开来,楚痕周边的天地间浮现出一团团黑色的气旋光影,漫天纷飞的黑影就像肆意舞动的黑色花瓣雨。

年轻男子手指轻轻触动。

伴随着隐晦的力量颤音,那些黑色的光影迅速变的尖锐细长,散发着骇人的锋芒。

眨眼间,楚痕的周边赫然惊现无数道细长锋利的黑色光束。

所有的光束全部以尖端对准中心的楚痕。

不屑的嘲讽笑意在年轻男子的脸上展开。

“能死在我这招上,你也足以自傲了……”

“黑暗死光!”

年轻男子单手五指一握,霎那间,无数道锋利的黑色光束豁然卷起漫天的肃杀毁灭之气朝着一处掠去。

死亡气息急剧的交融汇合。

共同聚集一点。

身处于黑色铁链封印之中的楚痕就像是一个固定的活靶,等待他的将会是万箭穿心。

空气撕裂,死光诛心。

无数道尖锐的光芒于楚痕的瞳孔中不断呈现,苍白俊秀的面容上浮现出冰冷的寒意。

“嗡!”

妖异邪魅的紫芒于瞳孔深处涌出,六颗黑色光点呈顺时针随之转动。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充斥着焦急的呼喊声从后侧传来。

“别杀他!”

“嗵……”

几乎在同时一霎那,一圈绚丽的紫色光环掺杂着凌厉至极的黑色光束于半空中激荡开来。

浩荡的余波席卷天地,譬如光雨般黑色光束在距离楚痕身体将近指缝位置处尽数崩的粉碎。

本就四分五裂的大地山脉再次遭遇猛烈的冲击。

磅礴的气浪余威一路扫荡八方,令大地层层绽裂,刮掉厚厚的一层。交缠于四周,如大般的黑色铁链也随之爆裂断开,纷飞于八方天地。

……

“呼!”

清晰的喘气声渐渐的从混乱的气流中传达出来,碎石杂乱的巨坑中,楚痕身外萦绕着丝丝缕缕的紫色电弧。

相比较刚才,楚痕更加狼狈了不少。

身上可见多出血痕,脸上也还淌出几缕血迹。

冰冷的目光径直射向前方上空的那道不可撼动的强大身影。

“哼,貌似又差了那么一点。”

……

年轻男子看向楚痕的眼神隐约多出了一丝深意,但更多的依旧是不屑。

这时,在另外一侧的断峰上,一道喘着大气的年轻身影满脸不安的看着这边。

“逍遥师兄,别,别杀他……”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一路对楚痕避而不见的皇甫昊。

两人将目光扫视过去。

楚痕的心神不免有些触动。

其沉声问道,“她在哪里?”

皇甫昊皱了皱眉,先是饶有敬畏的看了那年轻男子一眼,顿了顿神,然后冷声对楚痕说道,“你走吧!我姐不会见你的,正如现在一样,你在逍遥师兄的面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回你的东陆去,不要再来了……”

说罢,皇甫昊立即对年轻男子道,“逍遥师兄,我们走吧!”

年轻男子挑了挑眉,微微一笑。

旋即居高临下的傲视楚痕,道,“该为你保住命而感到庆幸了,我不希望你第二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轻描淡写的语气异常的刺耳。

两人的话语就像流入血液中的炙热岩浆,不断涌向心脏,刺激着每一条神经。

无声反驳,无力反驳。

莫大的屈辱感令楚痕两眼都泛着丝丝血芒。

接着,年轻男子的身躯呈现出扭曲的虚幻状,继而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皇甫昊复杂的瞥了楚痕一眼,没有再多说一句,转身匆匆的离开。

……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昌吉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白癜风疗法
南京治疗妇科医院
岳阳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