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体育

玄门诡医 第一七八章 女人的战争

发布时间:2020-01-08 04:11:01

玄门诡医 第一七八章 女人的战争

贺天敏收起了,冷冷地瞪了唐安妮一眼,拉着唐玦就走。

“你给我站住!”唐安妮怒不可遏,“你不过是个野种,傻子!凭什么人人对你那么好?”

“好了好了安妮!你先进去避一避,我帮你拿件衣服去!”旁边一个女孩将唐安妮推进厕所的一个格子里面,冲她挤了挤眼睛。

唐安妮急红了的双眼狠狠地瞪了唐玦一眼,居然不再争辩了,乖顺地进去了。

唐玦便想到了那杯果汁,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不去惹别人,却也不会容忍别人欺负到她头上,一个女孩子嫉妒的心思可以有,但是因为嫉妒就要去害人,还是用这种龌龊的手段,不管唐家有多厉害,她都是容不下她的!

这是山庄招待来宾承办宴会的餐厅,配备都是五星级酒店的档次。出来之后,贺天敏拿着唇彩在镜子前补妆,唐玦就看见镜子里一个高挑艳丽的女郎向她们走来。着女郎一露头长卷发披垂在左侧胸前,右边的衣襟上别着一只红宝石别针,映得她整个人珠光宝气。她看见镜子里的唐玦,粲然一笑:“小玦,几个月不见,你又变漂亮了,玧当时还说让你来我们店挑几件珠宝,一直都没见你来,学业很忙吗?”

唐玦很快认出她来,就是他们刚回国的时候,朋友给唐玧接风遇到的那个金若桐,当时她还恶语相向,怀疑她是唐玧的女朋友呢,过了一会儿弄清了真相又巴巴地来讨好她。唐玦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不要说她心里已经认定了贺天敏,就是没有贺天敏,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也不希望唐玧娶她。

听见她亲昵地叫哥哥的名字她心里便有几分不高兴,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回身笑道:“金小姐能来,不胜荣幸,今天招待不周。还请金小姐多多谅解。”几句话礼貌而周到,却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站在镜子前的贺天敏眼中闪过一丝暗芒,柔和优美的腰线顿时一僵,她只知道唐玧工作很忙。平时在研究所,忙得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却不知道,他原来也有这样的女性朋友,而且听这女人说话时和唐玦熟络的语气。可以看过她跟唐玧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对于唐玦表现出来的疏离,金若桐似完全没有听出来,笑吟吟地道:“小玦,上次我爸爸才从缅甸拍回来一块极品的帝王绿,有望出两只镯子,到时候要不要去看看?你是喜欢光洁的款还是雕花的款,其实我觉得吧,雕花的虽美,但是人们的视线放在了雕花上,会降低对翡翠本身的欣赏。一般都是有瑕疵的玉才会根据瑕疵的走向形状做相应的雕花处理,而极品的玉即使没有打磨的时候也有一种引人入胜的魅力……”说起自己的专业知识,金若桐仿佛有点滔滔不绝之势,似看不见唐玦眼中隐忍的不耐烦。

唐玦忍了一会儿,看她还要继续说下去,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她:“抱歉金小姐,先失陪了,今天客人比较多。”言下之意,现在不是你推销产品和自己的时候。

金若桐也是江南一带商界的名媛,如何听不懂这话。不过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她还是不太想放弃,刚才她也去找过唐玧了,不过唐玧根本没有搭理她。只跟一堆男性朋友聊了聊就不见了踪影。虽说今天来的青年才俊很多,但是她喜欢唐玧好多年了,唐玧成熟稳重,气质又好,关键是她打听过了,帝都唐家的势力不容小觑。如果攀上了这条线往后……

还没有等她的心思转完,就听见唐玦挽着旁边补妆的一个女孩说:“嫂子,我们走吧。”

金若桐整个人如被人泼了一桶冷水,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往上冒。嫂子?这个女人竟然是她嫂子?那么不就是说她跟唐玧……

她本能地就一把抓住贺天敏:“等等!”

唐玦神色一冷:“金小姐还有什么事吗?”她本来不想把贺天敏扯进来,不过既然别的女人肖想她哥哥,贺天敏这个未来的准嫂子当然有知情权。

金若桐脱口而出:“你刚才叫她嫂子?这位小姐是谁?”

唐玦眼中闪过一抹不悦,笑吟吟地道:“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是我嫂子。”她转头向贺天敏道,“嫂子,这是金小姐。”显然根本没有为两人介绍的意思,说了等于没说。

金若桐心里十分窝火,她在商场这么多年,最擅于察言观色,唐玦这么明显的敌意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她不甘心,唐玧有了女朋友,她竟然一丝风声也没有听到。而且刚才他那帮发小还在开他们的玩笑,唐玧什么也没说。

这样想着她心里又有了一丝希望,说不定就是这个女孩也跟她一样暗恋唐玧,唐玦这会儿只不过是借着这个女孩来打击她而已,其实她跟唐玧什么也不是。

想到这儿,金若桐就冷笑了一声:“小玦,这个玩笑可开大了啊,你这样背后毁你哥三观,好吗?”

唐玦并不想理她,也只是冷笑一声,又催了贺天敏一句:“走吧。”

贺天敏却站住了脚步:“金小姐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我只知道金福缘的幕后老板是姓金,一直无缘得见。”贺家是房地产行业的翘楚,贺天敏本身便是一位名媛,江南一带有名的富商在她心里都是清清楚楚,听金若桐的语气,她家里的产业还不小,不由使她想起江南一带珠宝行业的龙头老大“金福缘”。女孩子都爱珠宝,一些知名的珠宝店贺天敏都是里面的vip会员。自然贺天敏也是金福缘的vip会员,这时候向金若桐介绍了自己,只说:“我姓贺。”

金若桐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但是对于名下的客户她只记得重要的几个,像贺天敏这样的她是不记得的,要回去查了名单才知道,但是她仍不失礼:“多谢贺小姐照顾鄙店生意,这个季节的别针又到了新款,贺小姐有空可以去看看,到时候我给你打折。”

“谢谢!”贺天敏笑了笑:“过阵子我跟阿玧要去看订婚戒指,到时候还要麻烦金小姐。”

她这句话刚说完,金若桐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就退了下去,声音都在打颤,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说:“今天小玦是寿星,想必还有很多事要忙,我就不打扰了。”她点了一下头,往厕所去了。(未完待续。)

成都九龙医院彭吉云
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长春治妇科医院哪好
海口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苏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