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廊坊信息港 > 旅游

天庭小狱卒 第五百一十四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三更)

发布时间:2020-01-08 05:50:47

天庭小狱卒 第五百一十四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三更)

吴鸣盛准备的客房并不是一间,而是一个单独的小院落,院落依山而建,位于整个浮云宗的最角落,十分清净。

将刘浪带到院落门口后,吴鸣盛停下了脚步,“丘师兄,她已经吃了我特别配置的松骨软筋丹,只剩下行走和说话的力量,想要自杀都困难,所以,晚上的时候,您可以尽情释放。我已经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会来这里打扰。”

“吴宗主,你真是太懂我了!”刘浪由衷地说道。客房位于角落,再没有看守,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大姐大救走。

其实,刘浪最开始的打算是救出大姐大后,就帮大姐大清理门户,斩杀吴鸣盛这些叛徒,恢复大姐大的宗主之位。

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并不现实。

陶琮凝元境中期的修为,已经让刘浪非常忌惮,更加重要的还是,浮云宗现在已经成为了无极宗的旗下实力,这边如有突变,无极宗肯定会再派人来,即便大姐大做回宗主,也过不了几天好日子,没准还会引来更大的祸患,倒不如暂时逃离避其锋芒。

“丘师兄,请随意,我就不打扰了。”吴鸣盛瞥了一眼蓝齐,虽然觉得将蓝齐送给丘啸晨,有些暴殄天物,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目送吴鸣盛离开,刘浪扫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并没有发现有人监视的痕迹,不过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大美人,走吧,今天晚上一定让你欲仙欲死。”保险起见,刘浪故意大声说了一句,然后推着蓝齐进了院子。

“拿开你的脏手!”大姐大怒不可遏道。不过也仅限于此,因为药物的作用,她不但修为尽失,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比不上,只有任人宰割地份儿。

刘浪毫不在意地哈哈一笑,反手带上院门,然后拽着大姐大进了最中央的一间屋子,屋内打扫的非常干净,被褥也都是全新的。虽然装修风格比较古朴,但并不影响其高端程度,特别是屋内摆设的桌椅板凳,都是红木打造,刘浪觉得单这一套家具,拿到外边就能卖上几十万,从这一点看,这间客房都可以比拟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了。

“你最好不要什么非分之想,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大姐大虽然没经历过那种事情,但是也能猜出眼前的中年男人要做什么。

她现在浑身无力,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所以,只能在言语上进行威胁,即便这威胁显得苍白无力,也要做最后的挣扎和努力。

“别说话。”刘浪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关好房门,趴在窗边仔细听了一阵,确认外边没什么声音之后,才转回头来,这时候,他发现大姐大已经退到了房间的一角,刚才束在身后的头发已经披散开来,而且手中非常好笑的拿着一个玉簪,对着自己这边。

“你觉得你能用他对付一个炼气境的修者?”刘浪不觉好笑道。

“对付不了你,但是可以对付我自己,我扎瞎自己的双眼,就不会看到你那肮脏的嘴脸。”大姐大胳膊往回一弯,玉簪朝着自己的眼睛扎了过去。

刘浪吓了一跳,飞身扑了过去,一把夺下大姐大手中玉簪。

这万里长征都走到最后一步了,大姐大要是再有什么损伤,那他真是哭都找不到地了,好在大姐大受松骨软筋丹所困,动作异常的迟缓,要不然,刘浪还真有可能拦不住。

“大姐大,别激动,我是刘浪。”

刘浪怕大姐大冲动之下,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赶紧表明身份。

“刘浪?”大姐大先是一愣,然后一脸狐疑地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中年男人,片刻之后,她不禁摇摇头,“不对,你不是刘浪,你的嗓音,还有的你身高体型都不对!”

大姐大曾经给过刘浪人皮面具,也曾告诉刘浪人皮面具是莫紫嫣所做,所以,刘浪易容成另外一个人是完全可能的。

不过眼前的男人的和刘浪有着很大区别,除却面容之外,还有很多的特点不相符合,随便拿出一点就能得出结论,刘浪和眼前的中年男人绝非一人。

可是,不是刘浪的话,他怎么会叫自己大姐大?大姐大是刘浪对她的专属称号。

大姐大顿时陷入了矛盾之中。

“大姐大,我真是刘浪。”刘浪挠了挠头,只怪这易容符太逆天了,或许只有撤掉易容符,变回自己原本的相貌,大姐大才会相信,刘浪一伸手将随身携带的易容符拿了出来,正准备收进龙珠,又停了下来。

“大姐大,你先闭上眼睛。”

“为什么闭眼睛?”大姐大一脸警惕。

“因为我怕吓到你。”刘浪实话实说道。

“我还从来没被吓到过。”大姐大盯着刘浪,沉声说道。

“那好!”刘浪深吸一口气,这时忽然想到了一句魔术节目中时常用到的一句话,旋即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意见一动,刘浪直接将易容符收进了龙珠。

易容符只有随身佩戴的时候,才有效,一进入龙珠,作用立刻消失,大姐大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在短短半秒钟之内,或者说是眨眼的工夫里,变成了另外一个身穿西装,脚蹬皮鞋的青年。

这青年不是刘浪又能是谁?

得亏大姐大心理素质好,否则肯定会被这大变活人的景象给吓晕过后。

“你,你真是刘浪?”大姐大颤抖着声音问道,仿佛黑暗之中终于发现了一丝光明。

“当然了。”刘浪肯定的点点头。

“不对,谁知道你是不是变成了刘浪的样子?”经过了刚才的大变活人,大姐大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一下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逻辑上讲,刘浪可以变成刚才那个人,那个人也可以变成刘浪,所以,即便长得再像,也不能完全确认。

面对误解,刘浪深吸一口气说道:“那要不我说一下咱俩之间的事,作为你判断的参考,比如,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金狮酒店的总统套房,当时你打得我毫无还手之力,再比如,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海岛之上,我还给买了很多的补给,包括你用一年也用不完的姨妈巾”

黑龙江鸡西市鸡冠区医院
繁峙县中医院
赤峰最好的妇科医院
浙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台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